病苦是修道助缘

...妙祥法师2010-10-10 12:10

(本文录音见:http://www.suyuan.org/fbst/ShowSoft.asp?SoftID=1753 )

病苦是修道助缘

——修道的时候,有病你就坚持,你就相信它绝对是个好事。

◎妙祥法师 讲述

时间:二〇〇一年五月十六晚

地点:辽宁省海城大悲寺藏经楼外

听众:道场内诸僧众

有的人在修行中,修着修着就退道,他怎么退道的?叫病给吓跑了。本来修道修得挺好的,正是关键的时候,正是重报转轻报的时候,他认为自己怎么一天老有病?他以为是老有病,实际上他不知道这是重报转轻报。心想:“哎呀,这还得跑,得治病去,得治病去吧!”就退道了,甚至有的还俗,这太可惜了。

就像《因果录》上不讲那么一个故事吗:这个人吃了二十年素是多少年素?吃了多少年的素,然后回头他觉得:“吃素这么久,我的身体也没觉得怎么地啊?这么平平常常的。”他说没啥意思,就想破斋。就跟别人讲,说要破斋。那人说:“你吃素这么多年的功德,破斋不白瞎了?”又说:“你这么地吧,你要想吃荤,你把你的功德卖给我得了,我按照年数给你钱。”可能是按二十年或多少年,我忘了。然后就按他说的年数,给了他钱。他就回家了,就要破斋了。

还没破斋的时候——可能还没破呢,就光同意这功德出卖给人家,写给人字据出卖了,决定破斋了。可能是晚上就做梦了,做梦鬼就来找他了,说:“你还有几天就得死。”又说:“你知不知道,你三年前就应该死,你早就应该死了。因为持斋戒的功德你才活到今天。你现在又要破斋戒,那你还得偿还那笔债去。”就是说他马上就得死,就那个意思。他说:“你可别这样,你容我一天,明天我一定把那个字据取回来。我还继续吃斋。”等找到那个人,那个人说:“那个字据早晨回来我就烧了。”回家后不长时间他就死了。

通过这个事情就看出因果来。等我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什么都来不及了。因果不是让我们先明白了再去做,它不是,只能一边做一边体会。所以说,修道的时候,有病你就坚持,你就相信它绝对是个好事,绝对是。因为修道是佛法,佛法只能越修越消业。消业——什么叫消业呢?就是重报转轻报。就是说病只能往好的方向发展,绝对不会越修道越增加病苦。

现在所谓的“增加”,是原先的那个因果,你是在清理那些灰尘,在偿还那笔债。所以宣化上人讲“吃苦了苦”就指这个意思。欢喜接受已来的痛苦就是了苦,不是我们去找苦吃就是了苦,而是这种吃苦的方法正是我们消业的过程。所以说,有的人就不明白这个,就生起恐惧心了,害怕心了,还有想法了:“这怎么回事?我这一天哪——原先身体特别好,为什么现在出家反而这么多病了呢?”就像刚才那个故事,你不出家,也可能现在身体还挺好呢,但是你的寿命和你的法身——一个是法身不能成就,另外你的果报要现前的时候,绝对比现在要重不知多少百倍,或是多少万倍。

所以说,我们现在在修行中有点病那是太好的事了,正好是偿还债。有病的时候你就生起什么心呢?就是在偿还债,“我正在还债呢,太好了!”身体一有病了:“哎呀,我又还一笔债!阿弥陀佛!”就这么想,你的心马上就清净了。不光心马上清净了,然后脾气还降下来了,而且还不打妄想了,病还好得快。为什么这样呢?因为这并不是你自己骗自己,也不是自己安慰自己,是符合真理、符合事实的。不是说几句话一安慰,这个人他就高兴了,因为你说的话正符合事实,他心里才清净下来。这符合事实,所以说,就是这个道理。

修行中就这个应该特别加小心,特别对别人开示时也是这样,对一切事情都这么看,你只要这么看绝对没有问题。而且就有时候甚至复杂一点,比如说,有的甚至在修行中死亡,我们也应该这么看。有人会说:“修道怎么不长时间就死亡了?”你觉得他是死亡,实际上他得来的好处,比在世间多得多。

我在五台山遇到一个师父,我刚去不长时间,可能都没看着他的时候就死了。在碧山寺死了,老死(编者注:这里指自然死亡)的。二十多岁?再不就三十岁,老死的。刚出家,还是沙弥呢,成天干活哪,帮助别人。这样不长时间,有天晚上可能是心脏病,或其它什么原因,就发作了,然后死亡了。死亡了就给他超拔,寺院给他超拔。你看表面是个坏事,但是他的寿禄就这么大,已经定业难转了。但是他有出家机会,而且在寺院里走,就够殊胜的。

所以说这些什么意思呢?生老病死这个东西我们还得看得开,我们求的是法身。这些东西总归是虚幻的,早晚人都得扔,身体就是个破壳子。“生死路上无老少”,别去在这身体上下功夫,你就下一百年功夫它也那么回事。一天除了吃、睡,就是拉,你说还有点啥?是不是?就这么点事,所以不要执着这个身体。不是说不爱护,我们奔的是修道,怎么天天努力去修道,别在身体上下功夫,适当就可以。但是不是说有病不治疗,有病还得治疗。另外师兄弟之间互相关心、互相理解,这个是应该的。但是自己对病情要有信心,这是难得的一件好事情,有时候有点病是好事。比如腰疼了,都是在偿还债,你不还债能行吗,而且越有病时越坚强,反而还能增加你的定力。

你看我出关的时候——他们这几个人都知道,像你们几个都不知道,亲昌知道。那脚都是疼到什么程度?脚脖子这么肿,铮亮的,一按一个坑那都不用说了,那都没啥。那骨头都按不下去的,那脚脖子骨头都那么粗。就别人架着的时候,那两脚都疼。架着就不沾地它也疼,何况沾地了。但我心里明明白白的。为什么要坚持走呢?(编者注:师于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九出关,并于出关当日下午,带领众弟子行脚乞食,途经本溪、辽阳、鞍山、海城、营口。师因闭关时长期静坐,加之行脚过程中行走略急,导致足部严重受伤,肿得用一指按坑,久不见复原。双脚虽不能着地,仍然由弟子搀扶,硬架着走完全程。)一个是我这样做能给大家做个榜样,以后大家修道的时候,有病的时候可以向我学。学什么呢?学不退心,就在这种情况下我都能坚持走。不是让你学我这种吃苦的精神,而是让你学会这种不退心的精神。别被假的骗了,叫你学会有智慧。叫你别被假的骗了,在极困难的时候都要坚持走,何况你还没到那种程度呢,是不是?更要坚持走。

虽然我那时候那么疼,但我坚持走,或是人架着走、或是拿拐棍拄着、或是干嘛,那心里可清净了。这个清净从哪来的呢?其中就得感谢这个病。所以说,越有病反而助你道心越坚定,自己还能克服疾病,增加定力。你想克服病苦吗?克服病苦的同时定力就增加了。这是非常难得的一种增加定力的办法。

有时候就在病中修,有时得点病还得生点欢喜心。那时候我对这个体会就挺深,就是说利用病去修道,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。你像某人的那个师母就是那样,得了三年腿疼病,不能下地干活了,一点都动弹不了了。最后没办法就在炕上躺了三年,后来念佛念得非常好。有七天人就像晕过去了一样,什么都不知道,像死了似的,但别人听着她还在念佛呢,念得还挺好。等她七天以后醒了,她腿也好了。原先三年不能下地,但醒来以后腿也好了,病也好了。后滚球盘 bet365怎么提现来她就说:“我这一生,腿现在为什么好了?就感谢这个病。如果我腿要还能活动一点,我还得给人做饭去,我得下地活动,我就不能老老实实念三年佛。这个病叫我老老实实在炕上念了三年佛,所以我今天才获得这么个因缘。”

你看她在病中没失去信心,而且就坚持修,最后呢,病把她成就了。她说:“我成就,就是这个病帮我成就的。”我们倒不是说非得躺在那块念三年,但是呢,我们利用病去修。我们有病的时候,你看着疼一点,我和你俩顶着点,(编者注:“你俩”为东北方言,此处指病苦,此句话意为“与痛苦较劲,对抗病苦,不屈服于虚幻的感觉。”)这本身就是一个大定力。我们的定力因痛苦在增长,这是好事。所以说,修道别求顺利,同时对身体上也是别求顺利,别想:“哎呀,明天我这身体舒舒服服的我去打坐。”别想那个,你就打坐也好,干什么都是在痛苦之中去做,走道也是那样。

不能要求舒服,不然行脚怎么办?行脚时你都想:“我脚不疼我再去走。”那不成了旅游了?是不是?行脚不但脚起泡啊,而且脚疼啊,背着包都走不动,那你才能修道呢,是不是?得找苦吃,得往这上奔。就是打坐也好,或是干嘛,都是在咬牙挺着。昨天我跟大家讲,吃饭也得咬牙挺着,都是的。所以说,刚才讲了,修道就是逆流而行,你别求顺利,都是在咬牙往前挺着走:吃饭呢,要咬牙挺着走;你睡觉,还是咬牙挺着走——因为少睡觉啊,所以咬牙挺着走。

困了怎么办?困了咬牙挺着呗,是不是?这就是咬牙去挺着走。打坐呢?腰疼,那你就挺着呗,就得咬牙挺着走。那些祖师大德不都那样吗?虚云老和尚有一次生病,后来七窍流血,他就是咬牙挺着,最后身体好了,是不是?都是咬牙挺着才能过关。就包括世间法也是这样,有时候做生意啊,做什么的,也都是咬牙挺着过来的。都是为了各种东西,物质,挣些钱财啊,都非常不容易。他也是在痛苦中咬牙挺着过来的,没有一个说是高高兴兴就把它拿过来的,都得克服困难。

所以说,我们修道更得这样。不管是诵经啊、诵咒啊、打坐啊、吃饭啊,干什么事情别求顺利,肯定有点痛苦,就在这上修。你干活累,还得哈腰,还得磨手,能因为这些就不干活了吗?实际上你就得在这上修。所以上人讲“吃苦了苦”,就是因为吃点苦,我们就能把种子识所欠的这笔账还清了,同时还增加大定力。不增加定力你怎么能了苦啊,是不是?但是如果你要是起心动念,说“我有病”,然后生起怨言,这样你不但不能了苦,反而还增加罪业了。本来有病已经在考验你,你反而被病给转了,造了很多业——又吃又喝,然后回来又一堆怨言,那样不好。

所以我们在病中一定要挺得住,像有个祖师大德,名字忘了,反正就去参访另外一个大德吧。他去了以后,发现另一个大德他干嘛呢?胳膊生大疮,在流脓呢。这个来参学的大德心想:“这开悟的人,身体怎么还流脓呢?”他心里就这么合计的,但他没说。另一个大德问说:“你干嘛来了?”他说:“我来求佛法。”大德说:“这就是佛法,这就是甘露。”他指那大疮说这就是甘露。然后那个来参学的大德说:“大疮还是甘露?这开悟人还认为大疮是甘露,得了,走吧。”就没理他,后来走了。就是在书上有这么一段公案。

他这个“大疮是甘露”指的是什么意思呢?其中就包括:吃苦在了苦,吃苦能增加定力,其中就有这种意思。但是去参学的那位大德不明白,他以为这开悟的人怎么能生大疮呢?他起了分别心,他不知道自己是被苦转,而另一个大德是在转苦,虽然有这个病苦,他是在把过去的旧业了了,不断地增加定力,所以说,这就是佛法啊!像这种情况就太多了,哪个祖师大德修行都绝不会那么一帆风顺,各种痛苦都会有的。

所以说,不管哪个祖师大德在修行中都是从苦中爬出来的,包括受冻等等,都是这样。所以我们呢,也得吃点苦,有时候还找点苦吃。我们有时候福德不具足,为什么福德不具足?因为它不来苦啊,你没有那个福,所以那个苦它也不来找你。你想成就,它才不帮你成就呢,是不是?它还不帮你呢。

本来你就想持日中一食吧,它这个业力就给你弄点好吃的,叫你吃三食二食的,你说那还行了?你想吃苦它业力不给你条件,你想持戒它不让你持啊。所以说怎么办?我们就得主动找苦去。就包括我们每天吃饭,好东西很多,那怎么办?我们就得不分别去吃。没办法,在好东西面前我们得不分别,那不分别吃不就是找苦吗?是不是?

本来挺好一个菜,这时正好给你打好几个辣椒,你说你就得左一口辣椒右一口辣椒,就得吃去。吃得满嘴辣烘烘的,你想那边还有别的菜,没法去挑。你要去拿别的菜吧,就起分别心了,是不是?就得把舌头辣得都麻了,还得咬牙挺着去吃。那怎么办?那就得这么样了。虽然吃了这个辣的苦,但是你得到的是一个不分别心,对不对?是不是吃苦了苦?你说你要哪个?是不是?得这样。

另外像咱这里的一位师父,那回他父亲问他说:“哎呀,你怎么瘦了?”意思是身体不好,瘦了。他怎么答的?他告诉:“我身体瘦了,但我心肥了。”这不就讲出真理来了?所以说,你身体瘦了,减少了很多贪欲,但你法身成就了,这不就是吃苦了苦吗?

我们长期地修行,不可能身体都是特别好,而且有很多业障都会现前的,那是很正常的事。克服过去,前途肯定是光明的。另外,修道就求这个心,身体只是一个帮助修道的工具,我们还不能舍去,但是呢,我们绝对不执着它,而且有决心不怕苦。我原先就想,我脚要是不好,确实有脉管炎,我怎么办?腿锯掉呗。我那时想:我怎么办好呢?要锯一个腿行,我一拐一拐走,我一个腿能拐着也行,这也行。我这俩腿都锯掉了也行,不是有那样的车吗?轱辘车(指轮椅),我就摇那个车走吧。两手要是锯掉,可坏了。两腿没有,两手再没有就剩两轱辘,这怎么办呢?最好能保留一个手也行,一个手最起码我能吃口饭哪,我一个手去摇车也能去走(指行脚)。

后来一想:“哎呀,哪能像你想的,有可能俩胳膊、俩手没有了。那也行,不行还有嘴呢,咱就骨碌呗,就蹭悠呗。”现在我想起来了,还有一个屁股呢,还可以挪动挪动,还有这个办法呢。就得这样思惟。(编者注:骨碌,方言,意为滚着前进。蹭悠,方言,形容身体蹭着地移动)

就是说有时候做点这个思惟呢,自己的道心就非常坚定,困难怎么来,我都能挡住。脚的痛苦,就包括在疼痛的时候,我因为有这种想法就能扛住不少,大家说:“哎呀,师父,你脚这么疼还能坚持?”我说心里话,我都做好脚没有的准备了。就是这样,宁可挖眼睛、挖鼻子、挖耳朵,但也绝不去破戒。

你想一想:挖眼睛、割鼻子、割舌头、剁胳膊、剁腿了,然后这还不说——饿了呢,宁可喝铜汁铁丸,那喝完了肠子都烫焦了,铁丸能不能消化?消化不了,就这样也不要破戒。如果你做到这点就是菩萨,你有这个决心就是菩萨,所以你自己在持戒的时候就得有这个决心。这是谁告诉我们的?这是佛告诉我们的,让我们去这么思惟。

本来小众(编者注:“小众”指沙弥,是相对“大僧”,也就是比丘而言的。)还不到讲这个的时候,但是给你们提前讲一点。我们总这么思惟,你想一想还有什么困难克服不过去?是不是?有的说什么“饭吃着硬一点”啊,“我这难受一点”啊,或是“那个土豆我不爱吃”啊,或“这个馒头我不爱吃”啊,或是“面条不爱吃”啊……你想,和吞铁丸、饮铜汁来比,你说你这不是享受吗?是不是?那不差得远了?所以这有啥克服不过去的?人就怕对比。

就像人似的,你要没经过六〇年(自然灾害期间)挨饿啊,永远不知道挨饿是什么滋味。是不是?你不知道。你没受过苦啊,就永远不知道苦是什么滋味。你没行过脚,永远不知道行脚是什么滋味。所以说,我们在这方面要正确地思惟,为什么要这么样思惟呢?你只有这么去思惟才能顶住,才能不叫困难给吓跑了。困难来了,那个难处来了,它气势汹汹的,甚至要毁了你,让你吞大铁丸、饮铜汁。你要提前老这么想,那挖眼睛,挖鼻子都让挖了,你想你既然有这个决心了,那困难来的时候,因为你有这个决心它就退了。

等那个难处来了,到你跟前它就停住了,而进行转化了。你如果没有这个决心,你肯定要受害的。就像那个谁,你看看他们上高处,上高处他们心里没有恐惧心,所以很自在。你要叫我上去,上那么高我就害怕了。越害怕,肯定得掉下来不可,站都站不住,肯定得掉下去。就是说他们有这个定力,而且就把这个困难顶住了,这个“掉下去”的因缘,叫他们克服了。

等我们呢?害怕了。我们就被害怕转了,所以弄来弄去,弄不好,非掉下去不可。所以说,如果有了正确的思惟,有大定力,起先就想这个困难我肯定能克服过去。你有这种想法以后,本身就生起了菩提心,生起了定力。所以说,你有什么样的困难,就像《沙家浜》讲的——都能对付,什么困难都能对付。这也是个宝贝,这个思惟方法它都能提起我们的正念来,有时候我们苦还没吃呢,我们先用这方法思惟一下,对自己的身体都有帮助。

要不你就被烦恼所转:“哎呀,今天我又干这么多活,这腿给我累的。我本来干得就够累的,然后这还让我干,本来是他应该干的,为什么就非得让我干?我都干那么多了。”你无形中就烦恼了,本来这是给你最好的一付药,因为往往什么呢?人干得最多的时候,反而有人还得说你没干好。我跟你说这才怪呢,你平时不发心没人说你,你今天特别发心,想:“我一定好好干!”你确实努力地干,等你干得非常好的时候,非有人说你不可。

过去有句话:“功劳越大,过失越多。”是不是?过失越多——好像你干得活越多,越有人说你。实际上是不是过失越多?不是。而是因为你的功德大,有人来帮助你圆满的,成就你,叫你圆满。因为你的功德还不圆满。为什么要叫你圆满?叫你真正地把功德拿到心里去,装进你的种子识里去。他帮助你圆满的时候,特别是在困难的时候,一定要有一个别怕“困难加困难”的心,而且往往困难加困难这叫“助行”。这就是帮助我们成就的最后一步,就像人似的,虽然有修行,但你不发愿的话,它没有助行。你只有不断修行,还得不断地发愿,这才能帮你成就。

这指病苦也是,在困难之中,你要想到难上难,所以说“不吃苦中苦,难为人上人”。不光是吃苦,还得吃“苦中之苦”,什么叫“苦中之苦”?不是你扛一块板,我扛两块板这叫苦中之苦,这不叫。就是你吃的苦已经到极点的时候,还不饶你,还得叫你吃点苦,这叫苦中苦。就是眼看就要圆满了,为叫你圆满,你吃了这个苦你才能成为人上人,圆满了,那就是最后的圆满。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嘛。

不是说这个苦啊,别人背一块砖,我背两块,我就叫苦中苦了,还没有。在苦中还要进一步吃苦,等这一步吃苦你忍下来就是一片清净,一片自在,一片解脱。就是“苦”和“苦中苦”已经不存在了,就得这么成就。难中能行,才能把这“难”克服住。

讲了这么多,意思叫大家做正确的思惟,有时候身体咳嗽了,胸疼……说:“哎呀,我这老坐香,这腰老疼,这哪行?我这要是不坐香,我哪能疼。”像这种情况——我倒不是说非得逼大家去坐香去,有时候身体确实有点难处的时候,咬咬牙就过去了。

当你咬咬牙挺过去了以后,坐完了一支香,你看看是什么滋味?绝对不一样!那心里可清净了,是不是?觉得:“哎呀,今天我又没白活着。”最起码吃饭时你觉得香。你今天多坐一支香,到吃饭的时候,你怎么吃,都觉得这个饭我有本钱吃。如果你在屋里:“行了,今天我难受点,我就趴一会得了。”本来能坐和不能坐的情况下,你选择了一个不坐。有时候放逸了这么一小点,但是你吃饭保证不会香的,你信不信?

我乞食的时候就有过这个经验。今天要修行很好,而且摄心非常好,第二天乞来的那个食物它也怪,就会来点豆腐啊,那回就是来点豆腐皮——给帮助做“佛事”,来点豆腐块。有时还弄点蔬菜什么的,弄点咸菜。吃的那个东西,饼干什么的也好一点。今天要是起来晚了,或是早点休息了,你乞的食物它都怪,都不咋地,就一般化。所以说,你今天修行好了,你吃那个饭,就算同样的饭,你吃起来味道都不一样。何况我们到乞食的时候,到外面的时候,那饭绝对是不一样的。

所以一切都是计功多少,五观嘛,就是五观堂的五观,“计功多少”——就是看你有多大的功德,你有多大的修行,你就能吃什么样的饭,那饭是随着修行而来的。就是同样一个土豆,你要是今天用功了,你吃那个土豆就特别的甜。它也变,有人说那个土豆还能变吗?无上法味,这并不是土豆传来的,都是我们自心的变化。土豆是空相,色即是空。昨天给你们讲了色即是空,土豆根本没有一个好吃和不好吃的问题,好吃不好吃是取决于你的心,取决于人的修行,并不是外面有什么好吃的。(编者注:“五观”为僧人过斋前所念的偈子,具体内容如下:一、计功多少,量彼来处;二、忖己德行,全缺应供;三、防心离过,贪等为宗;四、正事良药,为疗形枯;五、为成道业,应受此食。)

佛讲得很清楚:色即是空。它本来就是空相,没有东西,那我们为什么能有土豆?那是我们修行化成的土豆,是我们心里有这功德,所以我们能吃到土豆;如果我们心里没有这功德,我们要都是恶念,那就像饿鬼似的,我们吞的就是铁丸,是不是?如果我们修得好,像天人,那土豆就变成甘露了,变成自然食(指思食)了,是不是?所以外面一切相都是虚幻的东西,都取决于我们自己的修行。所以大家要想吃到美食,你就得好好修,这才行。这方面多体会一点。

行,我就给大家讲这些吧,都挺晚了。

弟子:是不是一个人修到一定程度,有慈悲心,犯的过失也比较少一点。有时有个小虫蹦到脚下,本来也不知道有小虫,那小虫它就被踩死了。我这样想,就是自己没有慈悲心,要是有慈悲心的话,小虫就也不会被踩死。

他提的这个问题,你们谁愿意解答这个问题?这回你们也得解答解答。看谁能把这个问题解答了?

众弟子默然。

那我还继续讲。他说:“我这有个小虫子,因为我没有慈悲心而把它碰了。”是不是这么回事呢?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。因为我们碰虫子已经是果了。这个慈悲心在哪没有的呢?比如说早晨碰的,你在头一天晚上已经起了嗔恨心了,嗔恨心就是杀业。你早就起烦恼了,所以说第二天它就要表现了。所以小虫子本来就是个因缘,来了以后,你把它碰死了。如果你有慈悲心,小虫子就碰不死。这个确实缺少慈悲心,慈悲心从哪来的?不是说我刚开始就生起慈悲心,我就可以不碰小虫子,这个是早就应该培养的。如果你早晨一起床没有正念,一会就出事。不是惹这个祸,就是惹那个祸,特别这个修行要更加小心,早晨第一个念头很重要。

为什么打坐起来以后,不要马上就下地呢?应该稍等一会,刚打完坐,要先把心静一静,另外就是回忆一下:就是一个是把今天打坐的情况自己回忆一下;另外就是提起正念:我下地了,我今天应该怎么做事。我今天应该是糊里糊涂地做事,随缘去做事;还是我今天努力去做事?如果你要提起一个念——努力去做事,有很多的业力它就消失了,而且你这一天就减少了很多的麻烦。你如果早晨起来了,想:“唉,这一天真烦人,又开始了。”如果你起这一念,或起别的一念,这个嗔恨心就起来了,起来之后一会就惹事。像杀生啊,这些东西都是由于我们头一天晚上就起了嗔恨心,第二天所发生的因果。

所以在哪方面注意呢?头一天就应该注意了。等到发生了,碰到小虫子了,你想:“哎呀,我没有慈悲心。”有慈悲心呢,虽然我看不见,它也不会碰死的,是不是?罗汉嘛,证到初果须陀洹,虫子他都踏不死,耕地的时候虫子都离开四寸。四寸大约是一拃左右。(编者注:一,大拇指和中指(或小指)张开后,两端间的长度。)就算在这块它都得离开,因为慈悲心、定力到位了,它就得离开。他到位了,离相了,就是这样。我们为什么和它这么紧密呢,你看它落着本来和我们没关系,但是我们就能碰到。你们俩本来就演了一出戏,就是嗔恨心的一出戏。它就是你,你就是它,而且你把你自己的法身已经伤害了。外在的表现,就是你的法身。

所以说,就是说这些东西都是因缘的和合,就是因为我们起了嗔恨心才有杀生的,你才会碰到它。否则的话,再怎么干嘛,如果没有这个因缘的话,就是太阳掉下来也不会碰你一下。因为你没有这个业报,你没有这个业力,谁也碰不着你;你有这个业力,肯定得碰着你,跑也跑不掉,所以这个杀生业就是这么个道理。是凡碰到杀生你就检查你自己,从杀生那一刻开始往前检查吧,你肯定在这一天两天之内,特别在头一天之内,你肯定有什么过失在这块。一查就查出来了,一点都不奇怪,这点大家也注意观察一下。

所以说,每天早晨就像这种观察方法,是一种检查自己的办法。更主要的每天早晨都应该提起正念,这很重要。下去打坐之前一定要思惟:“哎呀,我今天一定要好好努力,我一定要好好地提起正念。”别起来了,迷迷糊糊的,东一头西一头去闯去,一会弄不好就挨一顿香板子。你迷糊,想迷迷糊糊的,不一定怎么就惹了一个事,就挨顿香板。这个我只是谈个经验。

因为什么谈这个经验呢?就上回我有个师兄来,挺黑的那个,戴眼镜。原先他就找过我嘛,那时他还没出家呢。找我去了,他说:“你看我上你这来,来时道窄,骑自行车就给人家沙发刮一下,车闸就给沙发刮个窟窿。”人家叫他赔好几十,那也不多啊,新沙发刮一个窟窿,人家能卖出去吗?新沙发卖不出去了,叫他赔好几十也不多。他说:“我没有钱。”兜里就五块钱给人家了。他说:“师弟,你说我这是怎么回事?我出来这么会儿工夫怎么这么别扭呢?”后来我就说:“你早晨是不是起嗔恨心了?”他说:“对啊!”他也不知跟谁就吵架了,他说:“是。”

所以说,他就是这样一个例子,早晨生的气,下午骑车就给人沙发造个窟窿。那我也不知道他跟人吵架了,但通过规律我就知道了,我说:“你早晨是不是生气了,或者有什么不痛快的地方?”他说:“太对了!”马上就给我顶礼去了,他说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他以为我有什么神通本领,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,就是这个因果,一看就知道。所以说,就像你说的小蚊子、小苍蝇的事,就是这么个道理,明白不?你不要以为我这只是碰个虫子而已,实际你不知道,你已经起心动念了。大家听明白这些话没?

弟子:听明白了。

·根据录音整理·

“溯源”编辑小组